<dl id="pvchx"></dl>
    <dl id="pvchx"></dl>
    <tr id="pvchx"><video id="pvchx"><rp id="pvchx"></rp></video></tr>
    <sup id="pvchx"><meter id="pvchx"></meter></sup>

      <em id="pvchx"><ol id="pvchx"></ol></em>
      <dl id="pvchx"></dl>

      
      <dl id="pvchx"></dl>

        <dl id="pvchx"></dl>
        <progress id="pvchx"><tr id="pvchx"></tr></progress>
        •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对中国与世界关系问题的几点思考

        2019年1月6日,中俄界湖兴凯湖日出美景。

        我们正处在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而中国的一举一动关系到世界的未来。在国家关系的网络上,中国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注视。在这样的历史关口,我们需要慎重、深入地思考自己在世界?#31995;?#34892;为方式,不断完善国家发展方略和对外关系布局。

        20世纪以来中国处理对外关系的经验教训

        回顾20世纪以来中国处理对外关系,特别是与美、苏(俄)、日三个大国关系的历史,我认为大体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的经验和教训。

        第一,中国要做现代国际关系体系中的平等成员。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中国未能成为现代国际关系中的平等一员。这是基本的历史事实。新中国成立前,中国受不平等条?#38469;?#32538;,国家地位长期处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状态,没有能力与列强讨论平等地位问题。新中国成立后初期,中国虽摆脱了不平等条约体系,成为完全独立的主权国家,却面对着以美国为首的列强封锁,背依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处在一种紧张的国际关系体系中,就国际关系的总体面貌来说?#19981;?#19981;是国际关系中的平等一员。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改善了与美国、日本、苏联的关系,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同时逐步确立了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与世界各国广交朋友,积极参与国际事务。1971年恢复在联合国的席位和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两大标志性事件,意味着中国终于成为国际关系中的平等一员。

        做国际关系中的平等一员,不是件容易事。保持国家独立主权是第一位的,但还?#23545;?#19981;够。必须要有国家经济的高度发展做支撑。一个弱的大国?#35789;?#26159;独立的,如果不依托强大的物质力量,也难以长期维持独立性。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中国人希望公理战胜强权,也真心以为公理可以战胜强权,但其实不然。没有强大的物质力量作依托,公理难以战胜强权,今日世界仍在反复验证着这个道理。美国打伊拉克,干涉利比亚、叙利亚,退出一些国际?#20449;担?#21457;动贸易战,都违背公理。美国自恃是世界强权,就经常不顾公理。中国要维护公理,与强权做斗争,首先需要充分发展自己。中国当然不会做强权,但必须强大,这样才在世界上有发言权。发展是硬道理,“一心一意谋发展”需要长期坚持,动摇不得。

        第二,中国应与世界各国尤其是各大国保?#27490;?#27867;的经济、人文交往。这在几千年中华文明史上不乏先例,但到近代情况变得复杂。中国被纳入西方列强所?#32771;?#30340;不平等条约体系后,与西方国家被动建立密切联系,在相互交往中长期处于无权、屈辱的地位。新中国成立后,本是愿与世界各国平等做生意和往来的,但美国会同一些国家对新中国施展的“半月形包围”不许中国这样做,逼得中国只能背靠苏联,与社会主义国家交朋?#36873;?#20570;生意、谈文化。然而后来的历史证明,一个独立主权国家想要发展自己,不与世界各国全面交往,尤其是不与各大国交往,是走不顺的,“坐井观天”行不通。而不吸收各国经验,不利用国际市场,就不能发展自己。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全面融入世界,参与全球化进程,积极借鉴各国发展经验,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当然,面对全球化,中国在享受其带来的好处的同时,也在承担各种跨国风险,但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对外关系史也正是一部迎难克险、化挑战为机遇的历史。

        第三,中国处理与诸大国的关系要时刻考虑维护国家利益。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概括起来主要是国家发展战略和国家统一事业。实现民族伟大复兴中国?#38382;?#19968;个总的思路,振兴中华就是要发展自己,把中国建设成高度民主、文明、进步的现代化国家,建设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强国。为此需要制定全面的国家战略,而这种国家战略不外乎内外两根支柱。?#25165;?#22269;际贸易、资源问题、文化交流等必须服从国家总体发展战略,要?#24605;?#22269;家的经济、政治、文化、军事安全。台湾问题关乎国家核心利益,更要慎重处理。

        无论是?#26102;局?#20041;阵营内部各国,还是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各国,处理国际关系时都坚持国家利益至上,这几乎是一个铁律。当然也不能忽视意识形态对立的作用。从前世界上存在两大阵营,意识形态对立对塑造国际关系形态起到过直接作用,两个阵营的对立既是意识形态的对立,也是核心利益的对立。苏联的崩溃从国?#24335;?#32423;斗争角度看,在很大程度上是源于美苏意识形态对立。对美国来讲,击垮苏联就是保卫美国的民主价值观,在一定意义上也是在保卫美国的核心价值和核心利益。美国在东欧推动?#25226;?#33394;革命?#20445;?#22312;中东用摧毁一个国家的?#38382;?#26469;扶植美式民主制度,都是在用意识形态武器促进它的国家利益。中美之间的意识形态对立有可能转化为国家利益的竞争,值得高度关注。

        第四,不与大国结盟,不谋求在国际关系中的特殊利益。结盟是国际间争战不休的表?#20013;问?#20043;一,也是處理国际关系的一种手段。20世纪,国家间结盟屡见不鲜,有针对第三方的,有旨在保护自己的,也有在集团对抗中抱团取暖的。一定历史条件下,盟国之间?#19981;?#26538;口相向。新中国与苏联缔结的《中苏同盟互助友好条约》是“一边倒?#38381;?#31574;的产物,未能保证两国之间永远同盟,也没有阻?#39038;?#32852;在内部提出对中国实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的设想。与大国结盟暗含有谋求特殊国?#19990;?#30410;的用意。像中国这样的大国,与俄罗斯是邻居,与日本也是邻居,与美国则隔洋相望,远交近攻或近交远攻,实行某些国际问题研?#31354;?#25152;提倡的“战略集中原则?#20445;?#37117;是不合适的,是要?#28304;?#20111;的,因为今天的国际?#38382;?#27809;有这样的条件和需要。如果没有出现类似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西斯阵营企图毁灭人类的战争暴行,不要轻?#33258;?#29992;“战略集中原则”。中国不谋求特殊的国?#19990;?#30410;,没必要与某个大国结盟,需要以自身利益为准绳,协调处理好与各大国的关系,尽量平衡各种国际关系,在联合国旗帜下从事国际认可的活动。

        但中国不与大国结盟,并不能阻止国际?#31995;?#32467;盟现象。?#20998;?#30340;北约、亚洲的韩美和日美同盟关系也是当今世界的现实。中国需要善于折冲樽俎,推动不同利益追求的国家运用谈判和对话作为解决?#21046;?#30340;基本方式。对于世界上可能出现的结盟国家,要善于化解矛盾,不要卷入其中;要尽量利用矛盾,以我为主创造双赢或多赢局面。不结盟不等于不要朋友,我们仍要广结善?#25285;?#21270;敌为友,有能力结成在不同问题上对抗强权的“统一阵线”。

        畅销排行榜
        目录
        <dl id="pvchx"></dl>
          <dl id="pvchx"></dl>
          <tr id="pvchx"><video id="pvchx"><rp id="pvchx"></rp></video></tr><sup id="pvchx"><meter id="pvchx"></meter></sup>

            <em id="pvchx"><ol id="pvchx"></ol></em>
            <dl id="pvchx"></dl>

            
            <dl id="pvchx"></dl>

              <dl id="pvchx"></dl>
              <progress id="pvchx"><tr id="pvchx"></tr></progress>
              "; var oldstr = document.body.innerHTML; $(".print-close").hide(); $(".Print").hide(); var printData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rint-div").innerHTML;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 + printData + 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m-sc").click(function () { if (islogin == "0") { document.location.href = "/userrelative/login.aspx?backurl=" + document.location.href; } AddFavoriteData(titleid); }); $(".surplus").click(function () { LoadMoreContent(titleid); }); $(".login-Print").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In("fast"); $("#printContent").html($(".textWrap").html()); $("html").addClass("hidden"); }); $(".print-close").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Out("fast"); $("html").removeClass("hidden"); }); return false; }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